冷琴

【哈蛋】 復燃 02

【哈蛋】 復燃 02


*kingsman 2 衍生

*私设众多



  『西装简直是为了哈利而存在的。今天梅林说我看起来也有一点他的样子了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』

  哈利停下手边的动作,整个人愣了一下。

  「怎麽了?」龙舌兰看着他,疑惑地询问道。

  「没事。」哈利摇头,却在下一秒忍不住问出口,「你有听到吗?那个声音?」

  「声音?」

  「噢,或许是我听错吧。」装作若无其事的将这个话题带过,哈利垂下眼继续看着面前的表格,拿起一边的笔写上了几个字,「我到底什麽时候才能离开这裡?」

  「这个嘛,可能还是必须等到你回復记忆。」龙舌兰注意到哈利因这个回答而皱起的眉头,无奈地摊手解释道,「嘿,听着,不是我们想把你关在这裡,但我们必须确认你的身分后才能放人,这是一套流程,你明白吗?另外我敢打赌你过去的身分绝对也不简单。」


  『这条领带真的很适合哈利。真想看看他繫在身上的样子。』

  「我想我能理解。」哈利叹口气。

  「……真的?」龙舌兰听见他的回答,转而用一种奇妙的表情看着他,小心翼翼的开口,「我是说,你真的懂了?」

  「我不明白这种事有什麽好质疑的。」哈利不耐烦地说道,「是。我真的懂了。这难道不是你想听到的回答?」

  「别误会,这样当然是最好的。」龙舌兰赶紧点头,「我只是有点讶异,你知道,毕竟过去你都会说一些像是不想找回记忆之类的话。」

  「我仍旧认为记忆可有可无。」哈利轻轻搁下笔,将填写好的表格递给龙舌兰,「但若是能找回也不算是坏事。」

  接过表格,龙舌兰向他笑了笑,「真高兴听到你这麽说,蝴蝶哥。」

  『我竟然把领带买下来了,天知道为什麽。』


  正当龙舌兰握住门把,要离开房间前,哈利突然伸手叫住了他。

  「抱歉,我就是好奇,这裡有多馀的西装吗?」

  龙舌兰转过身,「西装?你要西装做什麽?」

  「我在想……或许穿上西装能帮助我回復记忆。」他很快地补充道,「就是个假设。」

  「好吧,我去帮你问问。」龙舌兰走出了房间。


  哈利盯着门的方向,思索一阵子后从桌边抽出一张纸,拿起钢笔在横线上写下几个词。

  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。

  西装。

  自从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隔了大约一个礼拜的时间,从刚才的情况可推论,除他以外的人很可能都听不见。先暂时假设这个青年真的存在,并且和他的时间轴一致——这些会是他正在说的话吗?又或者只是他的心声?不论是心声或是说话都不可能频率这麽低,代表这应该有某种形式上的限制才对。

  是跟距离有关?难不成是内容?

  最重要的一点是,对方是否能同样接收到自己所说所想?

  哈利想了想,很快否定了这个可能性。从这两次听到的内容推断,这个青年肯定认为自己死了。

  目前的记忆还不稳定,他必须记录下这一切。于是他提起笔,将自己的思路大致写在纸张上,写完后将纸放进抽屉中。


  龙舌兰说得对,他有了某些改变。

  现在的他,第一次对过去的自己感到好奇。他想知道那个青年是谁,以及他与过去的自己是什麽关係。





  哈利用刀子将牛排切割成能入口的大小,轻轻用叉子叉起,动作流畅而优雅。他讶异地发现,所谓的餐桌礼仪对他来说就像是一种本能上的反射动作,彷彿他生来就知道该怎麽做。

  晚餐时间结束后,他走到放置显微镜的桌前,准备开始例行的观察实验。他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一个标本,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上头的纹路,一边记录在旁边的簿子上。


  『又到了这间餐厅,我还记得哈利第一次带我来时的情形。』

  哈利的手不自觉抖了一下,很快地稳住了心神,他将蝴蝶标本放回玻璃盒中,拿起试镜纸将镜面擦拭乾淨。

  『那时看到这些餐点的价钱害我吓了一跳,虽然我现在还是觉得很贵。啊,这裡居然有马丁尼!我的最爱!之前都没有发现。』

  将清理乾淨的显微镜收到一旁,哈利拉开抽屉,拿出那张记录了几个单词的纸张。

  『都过那麽久了,当时的感受还是那麽清晰……我甚至连他当时点了些什麽都记得。我知道他偏爱滴金酒庄出产的酒。』

  在失去记忆的前提上,听见别人说出自己喜欢的事物是种蛮微妙的感受。看来过去的他对酒似乎也小有研究。

  哈利在纸上记下关键字,耐心地等待声音继续响起,但就像过去的每一次,声音突兀地中断了。他只能无奈地收起纸,继续刚才写到一半的蝴蝶纪录。


  从这天之后,声音突然安静了好一阵子。哈利很不情愿地承认自己居然有些失落。

  他对这个声音的主人有着莫名的好感,他不知道该将这感情称作什麽,明明不认识对方,但又异常熟悉。大概自己过去蛮喜欢这个青年吧。他也只能这样解释。



  一个月飞快地过去。就在他几乎要遗忘这件荒谬的事,将全心全力投入于鳞翅目的研究时,他却再次听见了那个声音。

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25)